易邪

殊途【第二个小片段哇】

真的是个甜!

展昭坐在床沿抱着巨阙守着白玉堂,不多时泛了困,倚着床柱阖眼睡去,由于姿势太寸,迷瞪了没一会,头一沉便惊醒过来。

他带着明显没睡够的迷茫四下张望,望见身边熟睡的白玉堂,忽然有些恍惚,仿佛生死两端的痛楚,久别重逢的欢喜,都不过南柯一梦。

于是他鬼使神差地伸出手,拂过白玉堂眼角眉梢,日夜痛彻的惶恐在指尖真实触感的宽慰下逐渐被安抚归于平和。

突然,他的手心被人飞快地轻轻啄了下,展昭大惊,急忙收手,却被白玉堂一把抓住,白玉堂似笑非笑眯着眼睛看着展昭,声音有些喑哑

“怎么?臭猫你个正人君子也学会耍流氓占便宜了?”

想必是刚醒还没来的及攒起一贯的倨傲,这个嘲讽放的并不十分地道,在展某人听来颇有撩拨的意味。

展昭于是没有接话,手心被亲过的地方后知后觉地发起烧来,他把这个有些发烫的攥进手心,又觉得自己这声流氓受得实在很委屈,于是俯身吻住白玉堂嘴角未及收住的笑意,落实了罪名。

【殊途】

#猫鼠##开封奇谈#

《殊途》

这是一个忍不住放出来的小片段w

展昭的手触到白玉堂的手背,突然一滞,白玉堂脸色骤变,急忙抽手,却被展昭死死抓住,展昭握着他冰凉的手,将内力运至掌中,掌心登时一片火热,却暖不了白玉堂半分。

“你……”

白玉堂想说什么,却被展昭打断,

“我知道,”

顿了顿又说

“他们都知道。”

展昭背对着烛火,低着头,专心替他暖明知暖不了的手。白玉堂看不清他的神情,却莫名觉得那是是柔和的,白玉堂还想开口,却哑了声,险险张了张嘴,又合上。房里死一般的寂静。

“我一直在想,”

展昭出声打破了沉默,嗓子有些喑哑,

“如果我早些回来,印匣就不会被偷,你也就不会出事。”

白玉堂没有做声,死死地盯着他,展昭将白玉堂另一只手也拉过来握在手里。

“我做过很多的梦,每次梦里我都在拼命地赶路,每次都差一点就可以拦住你了,有一次我甚至都看到了你离开的背影,”

展昭抬头,看着白玉堂,露出一个苦笑,他轻轻地说

“可是我追不上。”

白玉堂觉得喉咙发涩,

“展小猫……”

展昭的苦笑突然转成了释然,他站起来,看着白玉堂的眼睛,轻声细语,像是要把每一个字刻在心上

“所以,不管你是什么,变成什么样,你回来了,这就很好。”

展昭站起身在白玉堂额上落下一吻

“我很开心。”

说完揉了揉白玉堂的头,转身正要出去,白玉堂突然说

“我不知自己能维持这样多久。”

“嗯。”

“ 可能随时会消失。”

“嗯。”

“人鬼殊途。”

“嗯。”

展昭没有回头,低声道

“殊途同归。睡吧,晚安。”

这个剧情大概是白白在违章建筑死了之后,因为一些执念,展猫的,白白自己的,以及一些机缘巧合,白白变成了一种人鬼之间的东西x三魂七魄不全,具体啥限制还没想好x反正是没有体温的x于是有了实体回到大家身边。白白自己不想大家知道他现在的状态,但大家其实都知道他不是人,只是所有人都不说,就像展猫说的,回来就好w

猫鼠我还可以站一万年!!!

ps:这真真是个甜啊!!!

慢慢相爱【七】【戬杰】


新年啦,那就,出个柜吧!

这是一个被催稿的结果w

16
“蒙蒙姐让你俩过去一趟。”

一大早两人刚到公司就被通知去找蒙蒙姐。

“蒙蒙姐看着今个心情不太好,你俩小心点。”

负责通知的小姐姐小声提醒。

此刻二人并肩站在蒙蒙姐办公桌前。蒙蒙姐让他俩把门关上,两人心里咯噔一下打起了小鼓。

门关上,蒙蒙姐目光在他两人身上扫视,两人心里有点发慌,硬着头皮接受着蒙蒙姐的目光。

“你们两个,是不是……在一起了。”

虽然是问句,但分明不是疑问语气,朱戬脑子嗡的一下,下意识看了眼查杰,查杰脸色泛白,咬着嘴唇,像是个犯错被抓包的孩子。

“是。”

朱戬深吸一口气,坦白承认。

“你们知道这件事儿如果曝光后果是什么吗!
真的曝光,你们的前途就毁了懂吗!而且公司也不会放过你们的!”

朱戬强迫自己镇定下来,他直视蒙蒙姐的目光,认真道

“我明白。这些事我们在一起之前就仔细考虑过了,我们会小心的,如果真的被发现了,我会……”

“如果真的被发现,我们会赔偿公司的一切损失。
我们会对自己做的事负责。”

朱戬诧异地看着接话的查杰,查杰也回看他,目光坚定。

朱戬笑着握住了查杰的手,无畏地看向蒙蒙姐。

是啊,他的崽子又不是什么需要保护的女孩子。

他的崽子是和他比肩,可以独当一面的真正的男子汉啊。

无论发生什么,他都不必一人承担,身边这个人会陪着他走过所有曲折坎坷,荣耀辉煌。

“你们真的想好了?确定自己这辈子要的就是对方了?”

“是。”让朱戬蒙蒙姐都诧异的是,查杰比朱戬还快地脱口而出了回答。

这个问题早已在那无比纠结的半个月里已经被想的通透,并坚定了答案了。

有些事查杰只是懒得想,心里一清二楚。

朱戬为他做的,对他的好他都一一明了。

世界上有多人能让你一回头对上的就是他的眼眸?

有多少人愿意一直陪着你,不厌其烦,蹲下站起?

有多少人能共你风雨兼程,路经崎岖,情意经年不改?

查杰低头无声地笑了。

不多,只有一个朱戬。

够了。

朱戬的诧异很快化成温柔,那些心底暗暗躁动的不安被瞬间抚平。

他紧了紧握住查杰的手。

“是。”掷地有声。

17

蒙蒙姐沉默着看了他们一会,最终叹了口气

“这条路挺难走的,你们要好好的。”

查杰以为自己听错了。

蒙蒙姐……这是……默许了?

蒙蒙姐看着傻站着的查杰一瞪眼

“还站这干什么,等我请你们吃午饭呀?!”

朱戬赶紧冲蒙蒙姐点了点头拉着还傻那儿的查杰出了办公室,临带上门之前想起什么,冲着蒙蒙姐很灿烂地笑了下,说了声谢谢。

“卧槽,我现在还有点懵,蒙蒙姐这是答应了?”

查杰坐在休息室里还有点转不过弯来,目光呆滞。

“是啊。”

“你不惊讶么?!按照正常的剧情走向不应该晓之以情动之以理劝我们分开,来个棒打鸳鸯然后我们拼死力争最后鱼死网破吗?!”

朱戬揉了把查杰的屁股头

“想什么呢,表演课上多了吧你。”

查杰很难得的没有拍开朱戬的手,看起来是还在懵圈中

“你咋不惊讶啊!”

朱戬笑笑

“你想想刚刚蒙蒙姐的话,虽然是责怪,但是句句都为我们着想,涉及到公司那层也只是担心公司找我们的麻烦,外加一进来就让我们关门,摆明了是要保我俩啊。”

查杰想了想,好像是这样。随后很傻地笑起来

“朱戬。”

“嗯?”

“蒙蒙姐都同意了。”

“嗯。”

“我们要好好的。”

朱戬笑着将自家崽子搂进怀里束紧了手臂。

“知道了。”

18

后来朱戬问蒙蒙姐怎么看出他俩关系的,蒙蒙姐想了想,说眼神,朱戬想起超话里小姑娘们截的他盯查杰的图,老脸一红,心说蒙蒙姐我那是近视啊,谁说话我都这么看着呀,蒙蒙姐看出他心思补充道

“知道你喜欢盯人是近视,我不是说这个。
你看其他人的时候,那是认真。
可是你看查杰的时候不一样,看他的时候你眼睛会发亮,整个人气场都变了。”

朱戬翻出手机开B站仔细看了看几个视频,的确,看别人的时候是专注认真,一旦转到查杰身上,就像在他眼里“蹭”地燃起一根火柴,愈燃愈烈,熠熠发光。就连神情都柔和了许多。

朱戬挠挠头,笑了起来,他突然很想查杰,于是拨通了通讯录里最靠前的那个号码。

“喂,崽子。”

“干啥呀。”

“没啥,我想你了。”

各位新年快乐呀♡

最大的安利自然是我现在的本命戬杰,都怪b站这个破站,一入坑就被糖砸死再也出不来了

偏执【执离】番外

执明很早就知道自己不能长寿。

自幼天权王便对执明万般宠爱,有求必应,往往是太傅气急败坏拿着执明画的乱七八糟的成绩单去找天权王告状,却被天权王轻描淡写几句带过稀里糊涂糊弄回去,执明虽然不解,但是没人强求他,他自然是求之不得。直至那日,他蹦蹦哒哒去找天权王

“王子,您不能进去,太傅正在里边跟王上商量要事”

门口侍卫为难地拦住了执明

执明一瞪眼

“我来找父王,你敢拦我!”

说着就推门进去,侍卫还想拦执明回头冲他做了个很凶的表情并示意他噤声。侍卫无奈只能看着他进去。

执明蹑手蹑脚穿过外屋来到书房内间,门紧闭着,执明走进,门内传来争执声,执明偷偷趴在门上听着

“王上!”

“此事不必再议!”

“王上!王子天资聪颖,若是稍加约束引导必能成大器,成一代贤君明主!而今钧天势微,此后成为天下共主也并非无可能……”

“太傅!”

天权王怒了,一声暴喝。执明在门外被吓了一跳。

半晌沉默,执明听见天权王哑着嗓子道

“执明他……可能活不过不惑之年。本王只有执明这一个儿子,所愿不过是他富足安乐,尽享天年。

天权富庶,又有昱照天险,加上太傅你辅佐,想来能护他一世无忧。

如若不然,本王是这天权的王,执明是天权的王储,天权就是亡在执明手里,那也是命中注定!”

“王上……”

“时候不早了,太傅早些歇息吧。”

“……是。”

执明在门外听的真切,虽然平时不爱读书,凭借天资聪颖却也记得些东西,不惑…执明想了想,四十。

后来天权王逝世,执明登基,他一直遵守着天权王临终之言,平安喜乐,纵情纵性,不出天权国,安心待在王都。

本来他以为,自己会这么糊里糊涂快活过一辈子。

直至那日天权酒宴,慕容黎闻声回首。

只一眼,望断此生。

“太傅,我同玥儿的名字到底有什么寓意?我问父王父王总也不肯说。”

慕容阳趴在桌上问方夜。方夜笑笑。

“阳,是日,玥是月。日月相合,是一个明字。

“明?”

慕容阳歪着脑袋想了想

“可是要我和玥儿将来做一世明君吗?”

“是,也不是。有这么层意思,不过,大抵还是为位故人。”

“故人?嗯……可是那执明先王?”

方夜敲了敲慕容阳的小脑袋

“你倒是什么都知道。”

慕容阳撇了撇嘴突然又想到什么似的问

“太傅,我父王与那执明先王,究竟是挚友还是仇人?”

方夜听了这问题一愣,往事走马行过,终于记忆深处归于一声叹息。

方夜敛了笑,望着窗外执明种下的灼灼羽琼,似是透过那一片雪白望到当年。他轻声说

“都不是。”

他二人啊。

是偏执深埋,一生错爱。

慢慢相爱【六】戬杰

今天又是高甜啊!下雪停课贼开心然而出去买书摔了一跤╯▂╰可以说是非常惨了QAQ

15 一个宝儿的心动时刻(*¯︶¯*)
要说怎么对朱戬动的心,查杰自己也说不清楚。似乎是慢慢慢慢就喜欢上了,但有一个瞬间他记得很清楚。

那天他趴在床上玩游戏,朱戬坐在窗边看书。

两个人的卧室是出了名的乱的,但朱戬就安安静静地坐在一堆杂物和外卖盒中间。

下午的阳光很好,在昏暗屋子里玩手机玩久了,乍一看到阳光,视线有些模糊,但白色光晕里朱戬有些模糊的脸莫名让他的心被轻轻撩动了一下。

查杰本来应该嘲笑的,放点白烂话,你看这条狗还会看书之类的,但是他没有,他只是突然想到了一个很矫情的词,叫岁月静好。他觉得朱戬此刻就是那个词的完美释义

于是他只是呆呆的看着,也没有拿出手机拍,只是仔细地一点一点把干净阳光下朱戬那张认真看书的脸在脑子里一遍一遍地描摹,直到再也忘不掉为止。

16 吃东西啦!【高甜预警(*¯︶¯*)】

觉得这么每天沉迷外卖和馆子无法自拔并不是长久之计的朱戬买了一大堆厨具回来打算提前开始自己的大厨梦。

朱戬爱吃甜食,查杰也还成,朱戬在手机上搜了半天看中了一款水果蛋糕。

难度系数挺低啊,应该可以……

朱大厨不知哪儿来的信心爆棚,买了一堆水果,废了老半天功夫将带皮的去皮有核的去核,摆了满满一碟子,然后开始做底盘蛋糕。

“面粉……蛋液……水……这个适量到底是多少啊……嗯……不管了多加点……”

朱戬看着教程手忙脚乱地把所有原材料全部投进了盆里。

“这个颜色好像不大对劲……”

朱大厨看着图解和自己的实物陷入了沉思。

“可能做完就一样了呢。”

朱戬自我安慰道,开始揉面。

查杰听着厨房有声儿晃荡进来,看着这一片狼藉笑起来

“你这干啥呀。”

“做水果蛋糕啊。”

“你行不行啊小辣鸡”

“肯定比你做的好”

朱戬嘴欠道,查杰威胁性地磨磨牙,瞪大眼睛瞪他

“你说啥!”

“略略略,就是比你做的好。”朱戬难得不从心地作了回死。

胆儿越来越肥了啊。查杰决定偷袭下狂龙以示警戒,但鉴于朱戬同志还在揉面决定暂时性放过他,一扭头看中了那盘水果,溜达的步子原地定下,嘿嘿笑了两声,朱戬觉察到不对,警惕地看着他

“你要干嘛?”

查杰用吃水果的行动回答了这个问题。朱戬哭笑不得

“崽子……宝儿……查杰……结扎……霸王龙小朋友……龙哥……哎,别吃了哥……别吃……给你吃光了都!”

朱戬实在腾不出手阻拦只得举着两手面粉,无奈地看着查杰一点一点把盘子里的水果塞进肚子里,然后满意地打了个饱嗝,

“草莓留给你了啊,够意思吧。”

查杰笑眯眯在朱戬脸上啵了一下,吃饱喝足迈着大爷步晃晃悠悠出去了。

朱戬看着只剩十几颗草莓的盘子,看了看手机上的教程,再看看盆里糊成不知道什么东西的面团,终于觉得有这么个祖宗在,他的大厨生涯步入正轨实在是遥遥无期,于是果断金盆洗手,选择了外卖。

慢慢相爱【五】戬杰

今天也是超级超级超级超级甜啦!
据说今晚要下雪,南京这儿下的话南通应该也下吧,安徽大概也下吧……暴雪啊!不知道葛格能不能赶回来看到鹅鹅鹅

13 关于称呼啥的(*¯︶¯*)

在一起以后,朱戬曾悄咪咪找了传说中的耽美甜文来看,然而往往看了不到一半就满头黑线地关掉。

这都啥玩意?!

朱戬实在是不明白文里那些攻为啥总逼着受喊老公和在床上说些他都没眼看的话。

让查杰喊他老公……朱戬想象了一下画面,怎么想怎么违和,一阵恶寒,险些把早饭吐出来……

至于他喊查杰老婆……

呵呵。

他挺喜欢喊查杰崽子,就好像这个小孩是自家的一样,天真又带点坏心眼,爱的不行。

他也喜欢查杰或带着奶音软软地或奶凶奶凶的喊他的名字,各种语气都爱。

他曾听过一个粉丝做的查杰喊他名字的合集,听完几乎不记得朱戬俩字怎么写是个啥,却没由来地傻乐了半天。

事实上他和查杰在干一些少儿不宜的时候都不喜欢废话,何必那么多露骨情话,查杰就是一个眨眼呼吸都能让他兽性大发。

嗯。

朱戬现在就很想兽性大发。

于是刚刚打完游戏伸着懒腰的某只宝儿稀里糊涂地被某只二狗拐上了床,开始了一些睡前运动……

14  童话里都是骗人的

虽然不可描述的部分无法参考,但朱戬作为一个资深中二患者兼备十足少女心,对那些毫不逊色小言的狗血高甜撩汉技能还是相当中意的,于是苦心钻研一番后,朱·真·学霸·戬挑选了几个颇有实战价值的打算付诸实际。

朱戬放下手机,查杰这会正坐在客厅沙发上看电视,手里抱着一瓶酸奶。朱戬眼睛一亮。

没错就是这样!

少年没喝完的酸奶粘在嘴角,男人一点点靠近,邪魅一笑轻轻用手or舌头将少年嘴角的残留一点点拭尽,然后……

嘿嘿嘿……

朱戬抱着美好的幻想,整理了一下发型带着风走向查杰。

“挡到电视了你。”

然而过于风骚的走位被实力嫌弃,朱戬只得绕了个道,深情款款挨着查杰坐下一点点凑近。

查杰:“guin”

朱戬:“……???”

查·真·护食·杰小心地护住了酸奶,警惕地看着朱戬。

“冰箱还有自己拿去。”

朱戬“……”

PLAN A   K.O

朱戬再接再厉,起身去冰箱拿了一罐可乐。

一不小心倒在对方身上,然后……

嘿嘿嘿……

然而朱戬的脚步被扼杀在客厅门口,在他看清了一些东西之后,一个急转弯回到了客厅拉开拉环喝了一口冷静了一下。

嗯,刚刚注意力全在酸奶,没看查杰今天的装束。

查杰今天穿的是他三天前才到的sup新款……

朱戬忧郁地放下可乐,颇不放心地冲客厅喊了句

“宝儿,酸奶别喝到衣服上啊。”

“嗯。”查杰叼着酸奶应了声。

PLAN B   K.O

朱戬于是决定使出杀手锏。

撩之终极奥义·买·买·买

朱戬蹭到查杰身边。

“崽子,你最近有啥想要的没?”

查杰奇怪地看了他一眼,仔细想了想,

“没有”

朱戬不死心

“衣服鞋子啥的没啥想买的?”

“新季sup不是买了吗?”

是啊还在你身上穿着呢……

“那游戏呢?”

“新出的我都买了啊。”

“那游戏机呢?”

查杰用看智障的眼神看着朱戬,指了指角落里炸鸡们送的堆成小山的游戏机盒。

朱戬:……

朱戬从来没有一刻像现在这样想把炸鸡们真的炸了……

姑娘们你们送那么多游戏机干啥啊?!

PLAN C    K.O

朱戬于是极其挫败,趴在查杰身边萎了一整天,一直熬到晚上,肚子饿的咕咕叫才想起还没吃饭这一茬,于是把查杰从沙发里捞起来推搡着出了门。

“走走走别玩了吃饭。”

查杰玩着手机乖乖被他牵着走,朱戬搂着查杰慢慢走着。

“吃啥呀”

“你想吃啥”

“我要吃佛跳墙”

“我的祖宗,这大晚上我上哪儿给你弄佛跳墙去啊。”

“那就吃小龙虾。”

“成……”

山河故人【六】

昨天晚自习车轴站看葛格直播qaq

然后我昨晚又没有码字……存稿快用完了咋整啊(๑´⍢`๑)

一别经年。

“阿黎!阿黎!”执明终于想起了所有的事,他想起他曾同慕容黎在天权宫墙上一起见过的星移斗转,想起慕容黎亲手在郊外栽下的羽琼烂漫,想起慕容黎挡在他身前的果断决然,想起昏迷时耳边慕容黎的温柔低唤。

“以往每年这天,我家王上都要画幅画像”

“是个持羽琼花的男子,十六七岁模样……跟执明王您还有点相似”

“那时候我家王上酒量还小,半坛就醉的不行,不知怎的回来头两年都整日饮酒,跟丢了魂似的。”

“后来愣是将酒量练了出来,酒都得七八坛地送了,可身子也喝坏了……”

那个老兵的话一遍遍在他耳边回荡,他无忧度过的十年,他的阿黎受了多少的委屈……

他简直是个畜生。

执明不敢再多想,心如刀绞,冲到慕容黎房前,拼命拍着慕容黎的房门。

慕容黎正看着桌上新作的执明画像饮最后一坛酒,往事一一涌上心头,慕容黎用手一遍遍描摹着执明眉眼,他惦念了十年刻在心上的人。

“慕容国主。”

白日里执明略带讽刺的脸和冰凉的称呼又反复在脑中回荡。慕容黎趴在画上,笑自己痴傻,吻上画中人,眼底有泪,晕湿了一束羽琼。

忽的听见敲门声伴着执明的呼唤,慕容黎抬起头,茫然看着四周。瑶光将士皆知道他的习惯,这日不论何事绝不会有人来打扰。

至于执明的喊声……

慕容黎心中又是一阵抽痛,大饮了一口酒。

怕是真醉了。他自嘲般笑起来。

然而那敲门和呼喊声愈发急促,慕容黎勉强撑起身子,拿起燕支跌跌撞撞走到房门口,刚开门就被来人一把拥入怀里,慕容黎一惊,正要挥燕支将来人打开,动作却骤然停住。

“阿黎”

耳畔是执明带着哭腔的声音

“我全都想起来了。”

燕支哐铛落地。

十年来的辛酸委屈似乎都只为这一句,慕容黎手颤着搂住执明,咬着嘴唇,止不住地掉着眼泪,双手紧紧攥着执明衣服,生怕这又是自己一场大梦,他终于忍不住放声大哭,将十年的压抑一齐哭了出来,哭的浑身颤抖再站不住,身子顺着执明滑下去,执明半跪着搂着他吻他眉间发梢。

“对不起”

“没事了”

“我回来了”

执明听着怀中人哭声逐渐低了下来,慕容黎哭的精疲力竭昏睡过去,执明小心翼翼把他打横抱起,送至塌上,慕容黎刚挨着床便将被子搂进怀里,执明将被子一点点抽出替他盖上,没成想慕容黎却又将被子拢进怀里,执明看着好笑,却在下一秒僵化。

他听见慕容黎梦呓般低低唤着他的名字。

他于是又记起在天权的那些年,慕容黎都是这么搂着他睡的。

十年能改变什么呢?

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

时间能带走很多东西,它几乎夺走慕容黎的一切,却未能改变一个很小的习惯。

只因这习惯同他相关。

执明眼眶发热,脱了外衣,把自己小心塞进慕容黎怀里,慕容黎将脸埋进他怀里,似是嗅了嗅,随即嘴角露笑,脸上泪迹尚未干涸,执明轻轻替他拭去泪珠,在他头上落下一吻,搂着他慢慢合上了眼。

第二日慕容黎醒来揉了揉宿醉疼极的头,忽觉自己搂着什么人,当下一惊坐起抬手将人推开。

执明熟睡中被推摔下床一下子醒过来,龇牙咧嘴地揉着屁股。

“王上,该……”

方夜推了昨晚未锁的门进来唤慕容黎起床,却正瞅见这幕:满地酒罐,二人皆是衣衫不整,床塌凌乱……

方夜突然觉得自己可能知道了太多,急急停下步子一个转弯回身替他俩把门带上。

“王上我什么都没看见!”

慕容黎:……